随手拍下窗外的蓝天。早上只有一个翻译,这位病人英语很好,看着她的宝宝一次次好起来,也活泼了开始牙牙学语,真是开心。

国内从独一代到现在独二代,好像越来越把生养孩子当成一件费力可怕耗费金钱和无限精力的事件,导致全民对孩子的焦虑愈演愈烈,想生不敢生,生了又要全面学习所有技能以备战这个复杂的社会,全民焦虑。我带病人看的这位物理治疗师,人美心灵美,刚生完第二个小孩,对孩子耐心、和蔼,有时候甚至让我们国人都有点不好意思了。我们的文化习惯在外人面前要么贬低吓唬,希望孩子不哭不闹,不要更多关注他才好,要么过分自夸,无限拔高孩子的各种"优点",进行battle。看了几次这位OT,我感觉我都学...

好几天没有拿出这把机械键盘了。下决心花“血本”买的,算是我近几年买的最“奢侈”的喜欢的东西之一了。可能随着年龄渐长,心里渐渐会有“情怀”这种东西,偷偷生长在眼角颊边的细纹里吧。

很久没有静下心来写博客了。事情太多,心里又太乱,归根结底还是后者的原因大些。万般嘈杂,一时竟不知从何记起。要不就很“老干部”的和大家聊聊“健康”这个话题吧。

前段时间身体不太好,生活的地方太冷,年底工作上的不顺心,自己给自己的压力可能过于大了,导致有些许的崩溃。“万里悲秋常作客”,中医上说秋季应肺经,肺情志属悲,自己的情绪波动很大。不规律的生活导致睡眠严重不足,且质量极差,夜梦纷纭,早起被闹钟叫醒后,马上想到一些小...

圣诞节快来了。安静真好。

新开的一家越南粉探店。汤鲜粉靓,好味。能在奔忙的一天中吃到这碗粉,真是熨帖胃与心灵。

收录一段印度阿三医生和病患的贫嘴对话:

从名字上就能看出是位阿三医生,因为他姓“Chouwdury”,这是一个印度大姓,好像张王李赵一样,在印度很普遍。

印度医生大概50多岁?中等身材,身形清隽,打理的一丝不苟的头发,偏分打了发蜡,剪裁合体的浅灰条纹西装,零星色块高筒棉袜,铁狮东尼纹样的尖头皮鞋,线条分明的下巴,新剃的胡茬,薄唇微抿,扬手抽出患者的病历细细端详起来。

(我是这不是霸道总裁,这是一张口就是咖喱方言风味英语的印度医生开始问诊的分割线)

“你来自哪里?”

“北京”

“北京有多少人口?”

(患者不明就里,没有回答)

“我的老家是新德里,有两千七百万人口”

(患者反映过...

这周做翻译。昨天在Winnipeg Clinic 见到的一位医生,刚又在Women's Hospital 见到。这边医生是多点职业,政府post出在哪个诊所需要某某医生的职位,医生以个人的形式和政府谈,谈谈价位、出诊时间、能看多少病人、需要雇佣多少前台、多少护士、等等。这个模式有点像国内的土地“招拍挂”,不过是政府和医生的双向选择,能者得。医生的角色又有点像民国时代挑班儿唱戏的“班主”“掌柜的”,他创造了工作机会,带领着一班人马,现在叫“团队”,哈哈。

加拿大人在自我介绍时很喜欢说“I work with xxxx”,或是work as xxxx,而不说work for。除非是直接在政府认职...

这周看的书,还有一如既往,工间休的楼梯间。

昨天下晚班,到家已是凌晨12点多。星期六晚上上班不太忙,一边和同事聊天一边慢慢的做事情。心里盘算着如何把一些“小活”分成几个步骤来做,这样显得我总在忙,不会太偷懒。

加拿大的工作环境和节奏一开始并不是很适应:典型狮子座和处女座交界的我,在国内忙忙碌碌惯了,总想着“赶紧干完歇着”,或是“赶紧干,说不准后面还有什么难事儿等着”,加之当时小医生一枚,无名无财无背景,脏活累活抢着干,大家都像上紧了发条的玩具骑兵一样,效率和开挂的印度阿三有一拼。到了加拿大,一开始自己英文不够好,护士大夫稍微说快一点我就慢得不止半拍,包括进到医院之前做过其他的工作,给我的困...

很简单的几句看似闲聊的话,说透了人生的一些道理。

到底我们每天都在怕的是什么,焦虑的是什么。

86:

黑镜 圣诞特辑

卖艺老头的行头:

清风明月-鹿

【原创插画壁纸】

霜降前后。

© 风静 · 心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