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起驱车50公里,为公公和老公生日定了个蛋糕来取。
沿途买了婆婆和老公爱喝的奶茶。
老公大舅住院了,祝大舅早日康复。
来中医馆做个针灸,没和婆婆说。
下午和同事换了个晚班。

还是上班好。

下班前发现了被压扁的南瓜派。

希望每天的心清都能像这片阳光花海般明媚


周一晚,按计划公公婆婆大驾光临,准备接机。

过海关一切顺利,公婆英文不好,但好在来过几次,有些经验不紧张了,因为此次持有的是超级签证,居留期六个月至两年不等,怕海关发难,临行前我们反复视频,嘱咐再嘱咐,我又给他们写好了说明信,实在不行就拿给officer看。我心里估摸着中午过海关的时间,公公来信息一切顺利,正找登机口中,我们的一块石头才落了地。

原定晚上零点到的飞机,计划着他们到了餐馆也都不开门了,麦当劳老人又吃不惯,头一天我定了一家中餐馆的馒头,下了班赶过去取。下午到家时,公公来信息说航班晚点了,暂时播报的是23点多才能起飞(⊙o⊙)…屋内卫生是前一周末最终做完的,墙角、卫生间全面擦洗吸...

上上周去湖边钓鱼。鱼没钓到,拍了拍钓点旁边偶遇的纪念公园。

那个周是劳动节大礼拜,没有任何计划我们就出发了。在小镇里一家一家便利店里找,都没有办渔证的…最后还是在回城的路上找到一个小超市买到了,圆了朋友想钓鱼的梦。

这两天进入了多雨的秋季,天已经开始变成铅灰色。几场雨、几场风,漫长的冬天就又要来了。

下班时看到雷暴前的天空。

医院组织职员的募捐活动,应该是foundation 发起的吧。不过我只对那个cookie day感兴趣_(:ᗤ」ㄥ)_不能白吃,到时候估计捐个一块两块的。

加拿大这边总搞各式各样的筹款活动,超市结帐时“值入广告”就来了:问你要不要为癌症、儿童医院等等各种机构捐款。这是自愿的。捐很好。不捐也没什么,毕竟都上税了。

忙碌的生活中断断续续心情起起落落,心情好的时候觉得什么都好,不好的时候则感觉被世界抛弃。

前两个月心里实在太难受,感觉快要撑不下去的时候,大学同学给我介绍了一位心理医生,300元一小时的视频咨询,我"下狠心"做了两次(关键还是觉得有点贵,请原谅我这么抠门…)。第一次咨询约的时间是凌晨1点半,因为这个时间国内是白天;第二次约了晚上11点。我一直以为心理医生会根据你的情况给出一些调整的方法,也可能是我太操之过急了,没有给这位医生足够的时间开始"治疗"的部分。在第二次已经有点尴尬的对话中,我又把我的情况基本重复了一遍,中间有好几次我停下来,想听听大夫说两句,...

(形形色色的移民,行色匆匆的生活)

从“新移民”到“老移民”,好像就是一瞬间的事。这个转变究竟发生在四年间的哪个节点,我不知道。

想说说这个话题,也许是工作中遇到的奇葩事件太多,应接不暇,多到每时每刻不断刷新我对工作、生活、金钱、财富、幸福的认知,多到每次都“脸上笑嘻嘻”,心里想着“晚上一定要开个帖八卦一下一吐为快”,然后下一个奇葩就马上刷新了我之前的想法。

接触这份工作,还是刚过来时在这边认识的一位华人朋友帮我牵的线。她当时在移民公司帮忙安排的电话翻译公司做管理岗,她refer了我去做翻译,通过20分钟左右的电话面试,HR就决定让我“上班”了。做得最“猛”的时候,我一天在线16个小时,平均一个小时通话50分钟,一个月的收入...

一转头,外套上悄悄趴着一朵小小彩虹🌈

好几周了,嗓子一直不好,一咽下去有塑料片刮嗓子一样,早上起来更是难受。这两天横跨1/3加拿大的森林大火愈演愈烈,浓烟伴着东南风播散开来,雾霾都飘到美国去了。口鼻、嗓子都难受。更何况我的职业还需要每天不停说话做事情说话,走来走去,更是纸巾不断。唉。愿世界没有鼻炎。

本来是去华人超市想买点枇杷膏的,想着润润嗓子可能会好点,无意间看到隔壁放着这个,这包装,一瞬间有种穿越回清朝的感觉,像大宅门时代有木有=͟͟͞͞(꒪ᗜ꒪ ‧̣̥̇)做为一个北方银,在华人超市其实是东南亚超市的海外,慢慢学着适应,用各种食材和辅料煲汤。

晚上回家就来煮一下这个神秘包治百病的汤料吧。希望嗓子能尽快好起来。

© 风静 · 心清 | Powered by LOFTER